:::

敘事研究

:::

敘事探究讀書摘要

以下內容整理自:敘說分析(王勇智、鄧明宇譯)(2003)。臺北市:五南。(原著出版年:1993年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      敘說探究:質性研究中的經驗與故事(蔡敏玲、余曉雯譯)(2003)。臺北市:心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(原著出版年:1999年)



        
 敘事,每一個人在瞬間可以輕易完成的事情,說出我們經驗到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而敘事是一種再呈現(
representations),在個人的述說裏,建構了過去的經驗和行動,用以宣稱他們的認同,以及型塑他們的生命。敘事在每天的生活裏,它們是無所不在的。我們都可以想像人們的對話,某人會非常的詳細地說他說的是什麼、而他說的又是什麼、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等等,大致地重述對他有特別意義的每個微妙時刻。敘事關於過去事件的故事,似乎是一種普遍的人類活動,在各種不同環境,各種社會階層的人,其整個生命進程life course)都會使用。當然,研究訪談也不例外。


(一)理論的脈絡
        質性研究常企圖描寫人們的經驗,但不代表再呈現(representation)本身沒有問題,實際上,我們是無法給出聲音的,我們只能聽到那些被記錄下來和加以解釋的聲音。因此做出如何再呈現的決定是無法避免的,研究過程的許多面向都牽涉其中,這是質性分析者必須面對的問題。
     研究者無法直接進入另一個人的經驗,我們所處理的是某種模糊性質的經驗再現──包括談話、文本、互動和解釋。這是無法完全中立和客觀的,我們所能做的僅僅只是再現(相對的是解釋)其世界。
     冒著過度簡化的風險,研究過程大致上可以分成五種層級的再呈現,它們之間有些部分是相互滲透的(當然,這種再呈現的危險是使這些界線過份真實,而不只是語意上的分別),下述:
    1、關注經驗(attending to experience):我在意識流裏關注傾聽,並分離出某些形貌──反思、回憶、從觀看裏拼湊。當我在關注時是有所選擇的,我在未經反思的整體(基本的經驗)裏作了選取。例如:聽覺和視覺的真實較觸覺和嗅覺更占優勢。
    2、訴說經驗(telling about experience):即個人敘說展現。在述說的過程裏,我所擁有的經驗和傳遞的經驗之間具有一個無法避免的縫隙,在述說這個經驗時,我也在創造一個自我(self)──我想如何被他們認識。因此,我的敘說不可避免地就是一種自我的再呈現。
    3、轉錄經驗(transcribing experience):社會科學研究者,他們將會把對話用錄音機錄下來,而錄音要比錄影具選擇性,但不管使用何種方式都無法捕捉完整的對話,因為不管使用哪種錄製形式,最後都必須用某種文本呈現它。轉錄的過程就如同前面的層級一樣,是不完整的、部分的和具有選擇性的,且何者應備包括和如何安排即呈現文本,這些選擇和安排,都會影響到一個讀者將會如何理解這個敘說。不同的轉錄慣例會引發及支持了不同的解釋與意識型態的立場,創造了不同的世界。對於同一段談話若用不同的轉錄方式,將會以不同的方式建構其意義。
    4、分析經驗(analyzing experience):研究者仔細地對訪談逐字稿或謄本(transcript)(有時是許多的謄本)進行分析。一個研究者往往要與許多頁的錄音帶的故事為伍,要把這一系列的談話加以剪裁,使它合於一個報告或書面的內容,並試圖理解其意義以及創造戲劇性的張力。最後,分析者創造一個後設故事(metastory),說明發生了什麼事。
    5、閱讀經驗:最後一個再呈現的層級是──當讀者面對文字報告的時候,而一個讀者所擁有的只是分析者的再呈現,最終誰真正著作了一個文本變得不清楚了,但一個文本的意義總是對於某些人才具有意義。我們所建構的真實「對特定歷史情境下的某個特別的解釋群體才具有真實的意義」(Clifford, 1988, p.112

(二)敘事的定義,目前還有很大的分歧,以下述簡單整理之
   1
、在臨床的研究裏,它可能被當作是關於病情的敘事、生命故事、和在精神治療時談到過去的敘述,然而動人的敘事也許會成為訴說某種生命的隱喻,但往往缺乏系統性的分析方法和詳細的轉錄過程。
   2Labov1972)特別認為,所有的敘事都是關於過去某件特定事情的故事,它們有共同的特質。
   3Aristotle(亞里斯多德)曾說,一個敘事有起始、中段和結束。從那時到現在,對敘事而言,學者們都同意,就算沒其它的部分,次序(sequence)是不可缺少的。
   4LabovWaletzky1967)主張故事遵循一個編年式的次序(chronological seqence):事件的順序按照線性時間的方向移動,按照這個定義,一個敘事總是在回答這個問題──「然後,後來發生了什麼?」
   5Young1987)主張後結果式的次序(consequential sequencing):一個事件在敘事中導致了另一個事件,其中之間的連結未必總是編年式的。
   6、有其他人主張主題式的次序(thematic sequencing):一個情節式的敘事被主題(theme)所縫串在一起,而較不是以時間為主(Michaels, 1981)。
   7、在對話時,訴說者有時讓聽者知道一個故事是如何來的,並指出它何時結束,這是具有入口和出口的談話(Jefferson, 1979)。
    然而,我們選擇開始和結束某個敘事的位置,可以深深地改變這個敘事的輪廓和意義,這些決定影響了傾聽者/解釋者的互動涉入這個文本的程度有多深,並且訪談中不是所有的敘事都是語言學所謂的故事。
    其他有些的文類還包括了習慣式敘事(habitual narratives)、假設式敘事(hypothetical narratives)、主題式敘事(topic-centered narratives)。而不同的文類說服的程度不同,它們使我們關心的部分是,敘事文類與訴說者想把我拉到他們觀點的程度(Riessman, 1991)。


(三)敘事的結構narrative structures
   
1Labov1972, 1982; Labov & Waletzky, 1967)的結構取向是個典範:他主張敘事具有形式上的特徵,每一個部分都有其功能。一個「完整形式」fully formed)的敘事包括六個共同的元素:
1摘要an abstract)(總結敘事的內容)
2)狀態(orientation)(時間、地點、情境、參與者)
3)複雜的行動(complicating action)(事件的次序)
4)評價(evaluation)(行動的重要性和意義、敘事者的態度)
5)解決方式(resolution)(最後發生了什麼事)
6)結局(coda)(回到對現在的展望)
   
2Burke1945)展現了分析語言的經典方法(劇本主義(dramatism)),它提供了另一種結構取向,可以應用到不同形式的敘事上,包括故事。個人說的動人傳說,所會運用到的文法資源將包含於下列五個部分之中:行動(act)、場景(scene)、行動者(agent)、行動方式(agency)、目的(purpose)。「任何有關動機的完整陳述,都將提供對下列這五個問題某種程度的回答:做了什麼(行動者)、他(她)如何做的(行動方式)、為什麼(目的)。」(Burke, 1945, p.xv
   
3、另一種結構取向Gee所提出來的(1986)。他關注於一個顧事事如何被說的。拉回到社會語言學中,重視口語而非文字文本的傳統。他分析了語調的改變、停頓、以及其他標點話語的特徵,這些部分讓解釋者同時聽到整段(許多行次)的談話。


(四)敘事的脈絡和意義
     形成敘事的不只關於我們過去的行動,同時也是包括個人是如何理解這些行動──也就是意義。但是,個人說的意義不僅是它的內容──理念(ideational)而已,在訴說者及聽者角色之互換的脈絡(人際的)上,事情是如何被說的(文本),而敘事分析便是提供了探究聯結這三種意義層級的方法。


(五)敘事的真實(narratine truths
     關於敘事研究的棘手問題:敘事者所說的真實問題。敘事分析對真實的議題有不同的取徑,有人認為語言再現了真實;受到現象學的影響,所採取的立場是──敘事建構了真實等。但敘事是解釋性的,反過來也需要被解釋的,我們的分析性解釋是部分的、相對真實的,其目標是朝向「可性度(believability)(而不是確實性),及朝向增加理解,而非控制。(Stivers, 1993, p.424


(六)敘事研究者所做為何?
   1、敘事研究者敘事式地進行研究,而此種敘事探究工作概念特徵:敘事探究是瞭解經驗的一種方式。它是研究者和參與者隨著時間的流逝,在一個或一連串的地點,並且在與環境的社會互動中,所建立起來的合作。探究者進入這個陣仗的中心,以同樣的精神前進,斷定這個探究仍在生活和述說、回想和重述之中,以及斷定那些構成人們生活經驗的故事,既是個人的,也是社會的。簡單地說:敘事探究是活過的以及說過的故事。
   2、Clandinin和Connelly以杜威對經驗的論述作為「想像的基石」,指出敘事應以個人與社會(互動),過去、現在和未來(連貫性)和地點(情境)為探究方向。

(七)敘事分析在研究報告中如何再現經驗的問題
   
1、訴事如何被轉換成一個文字的文本?如何對敘事進行分割?
   
2、敘事的哪些面向構成了解釋的基礎?
   
3、誰來決定敘事的意義為何,以及是否可能有其他方式的文本?

(八)兩個重要的議題:敘事分析的有效性和限制
   
1、有效性是──我們宣稱解釋是否具有信賴度(trustworthiness)的一種過程,這是很重要的議題。在這至少有四種方式來探究敘事研究的有效性,當然每種方式有其可能性,也有其自身的問題,例如:說服力(persuasiveness)、符合度(correspondence)、連貫性(coherence)、實用性(pragmatic use)及無教條(no canon)。解釋性研究的有效性認定還是一個正在進行的、艱難的議題,需要敘說學者的關注。
   
2、敘事分析對以大量匿名、不表明身分者為受試的研究,並沒有多大的用處,這種方法是進度緩慢和辛苦的,因它需要關注於細微處;敘事研究裏有一種緊張的關係,一方面追求類化,另一方面則重視讓受訪者的話語「展露」(unpacking)其意義,以及對敘事形式的仔細關注;敘事的方法可以和其他形式的質化分析結合,甚至可以和量化分析結合;而敘事分析只是一種取向,對某些研究的處境,敘事分析是適用的,但對於其他則未必。


    
對於社會科學來說,敘事分析是有用的添加物,因為敘說分析允許對個人經驗和意義進行系統性研究:亦即,事件是如何被行動的主體所建構出來的
。而其是提供了一種重要且不同的研究方式。
 

 

瀏覽人數: 163994
cron web_use_log